像外之象 ——绘画.图片.影像展

poster.海报
策展人:和丽斌
艺术主持:王煜
展览助理:沙玉蓉

艺术家
绘画雷提契亚(奥地利)、杨文萍(北京)、赵刚(昆明)
图片:郭鹏(北京)、卢彦鹏(北京)、杜天荣(昆明)、胡群山(昆明)
影像:章水(英国)、盛春宇(昆明)

开幕酒会:2011年4月16日 晚20:00
展览地点:昆明顺城k座5楼味彩顺城“框余画廊”
展期:2011年4月16日——5月16日

主办:框余画廊
协办943小组  昆明具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 400—887—1911

前言

此次展览将向大家推出盛春宇、章水(英国)、胡群山、杜天荣、卢彦鹏、郭鹏、赵刚、杨文萍、雷提契亚(奥地利)9位艺术家,展览的作品形式涉及绘画、影像和摄影。在此次展览中,艺术家们的作品带来的不仅是一场纷繁的视觉盛宴,在作品语言上还呈现出一种深度的思考与新意。

展览中真正的展现不再是绘画、影像和摄影表象本身,而是在每幅作品中产生的空间关系以及如何使之发生关联的可能。其中摄影并不独立存在了,它已成为一个全新虚拟世界的某个局部。每位艺术家的作品在不同的维度上向我们展示这种解读的概貌。同时,这些作品也向我们呈现出一种清晰的和模糊的,弱化的和极度锐利的图像之间彼此相互依存的辩证关系。艺术家们多种不同创作策略的运用引发了审美和伦理判断上概念的差异。

本次展览得以顺利的举办,首先要感谢茴香集团的鼎力支持;其次,感谢各位参展艺术家大力支持;感谢石明先生、罗菲先生、曾杨先生向我们推荐了许多优秀艺术家;最后,要特别感谢展览助理沙玉蓉女士,为此次展览所付出的诸多努力和悉心安排。

仅以此画册献给所有关注、支持中国当代艺术以及味彩和框余画廊的朋友与同道们!

王煜
2011年4月5日 昆明

像外之象  ——艺术中的观看之道

从文明出现始,人类对世界的探究就从没停止过,早期的绘画作为记录世界的手段之一,承载着人类对世界的观看角度与解读方式,在早期的洞窟壁画、教堂壁画中,平面化的构图呈现了一个人、神共存的世界,人类通过模拟世界的绘画行为,试图建立起一个与世界共存的精神图像。公元14世纪,焦点透视法开始在欧洲的教堂壁画中出现,历经14—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建立起以焦点透视为核心的写实绘画体系,绘画的记实功能抵达顶峰。1839年,法国人发明的照相术,依循古典写实绘画的焦点透视法的成像原理,而记实记录功能却比绘画更为迅速和方便,写实绘画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1676年,牛顿发现太阳光由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光谱色组成,他著述《光学》一书对色彩的产生作了科学阐释。近代的色彩理论家歌德、荣格、叔本华、奥斯瓦尔德、门塞尔、谢福勒尔、阿恩海姆、伊顿等人先后发表了各自的色彩学专著,共同完善了当代公认的色彩学理论系统,科学上的发现被19世纪后期的印象派画家们所运用,他们在绘画实践中发现了照相术所不能替代的另一种新绘画的可能性,色彩成为绘画的主角,甚至突破了形的束缚发展为后来的抽象绘画。而绘画的另一系统写实绘画却在照片的影响下发展,20世纪50年代萌发于英国、鼎盛于美国的“波普艺术”,直接利用图片拼贴与绘画相结合,创造了一种自由的、多中心的艺术形式,波普艺术的代表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用丝网印刷的方式大批量复制图片上的新闻事件、明星等,但他并非关注图片中的意义,而仅仅是喜欢大批量的、可复制的、廉价的图像而已。盛行于70年代的照相相写实主义绘画,则直接以照片为摹本,描绘复制巨大的、甚至比照片还要细致逼真的图像,提供了一种客观、漠然的对世界的观看角度。1925年,苏格兰人贝尔德制造出了世界上最原始的电视摄影机和接收机,这两项科技上的重大发明对人类的影响是巨大、深远的。人类越来越习惯于通过图片、影像、电视等来观看和了解世界,窥望身体不能抵达的远方,世界的距离缩小了,时间的跨度缩短了,同时,心灵的空间亦缩小了,人类沉陷于被信息和图像包围的世界中。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早已预感到了图像世界的到来,他在《世界的图像时代》中指出:“‘世界图像’不是指一幅关于世界的图像,而是指世界被构想和把握为图像了……世界并非从一个以前的中世纪图像变成了一个现代的世界图像;母宁说,根本上世界变成了图像,这样一件事件标志着现代之本质”。德国艺术家里希特在绘画中践行了这一理念,他从60年代开始画了大量的象照片一样的绘画,除尺寸的不同外,观众很难看出这些绘画和照片的区别,里希特认为他的绘画不是在复制照片,而是在画一幅照片,世界就是一幅幅转瞬即逝的图片,他的绘画总让人产生时光流逝,人生如梦的疏离感。相比绘画,图片和影像仍然更多的承载了纪录的功能,因为图片和影像比之绘画带有更多的随机性和便捷的复制性,而绘画中的图像,则是艺术家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今天,绘画、图片、影像的互相影响越来越深入,还有一些艺术家自如地运用几种艺术形式创作作品,甚至相互交叉融合,以求在媒材语言边界的实践中寻求突破。重要的是,图像、影像经验虽然影响了绘画,但有意味的绘画永远不会停留于图像的表皮,而是关心图像背后能让艺术家沉迷、对话的世界本质。反之,绘画之于图片、影像亦然。本文试图通过下述有价值的艺术家个案来呈现这一互相影响的过程。

奥地利艺术家雷提契亚的绘画灵感来自于一些发黄、破落的老照片,她用素描的手法重新描述它们,并在叙述的过程中一点点过滤了多余的元素,使画面更趋单纯、宁静,黑白灰的单色调子笼罩着追忆逝水流年的感伤,那些模糊的图像如同褪色的记忆,共同构成了她对过往时光的追忆文本。

杨文萍的绘画初看之下很像被处理过的图片作品,细看之下才发现细节都是通过细致的笔触层层堆积出来的,这种对图像的复写与覆盖赋予作品一种介于图片和绘画之间的奇异感觉。荷花、玩偶、草丛……混沌的色块与笔触游离于图像之中和之外,构成具象与抽象相融相斥的观看情境。

赵刚的绘画亦取自翻拍或下载的网络图片、杂志新闻照片等。他有意味地选择那些含义模糊的图片,又通过绘画的方式进一步模糊与放大,使荒诞的氛围更加强烈。模糊化的处理,使这些荒诞的图像欲说还休,更突出了瞬间的不可捉摸的不安氛围。

郭鹏的图片作品一直追求早期照相术的手工方式,手工洗相、手工染色。这一繁复漫长的手工过程使艺术家的情绪得以渲染与再现,近期作品则是把他自己所拍的图片数倍放大,再在其上染色,手绘上色的过程被进一步放大了,如他自己所言,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诱出他所读解到的诗意世界。郭鹏的作品实则是对图片的提炼与升华,在他按动快门的一瞬间,他一定是读解到了被摄物像的诗性存在,而手工染色则把这种诗性更强烈地带出来。郭鹏把原始图片与放大渲染的图片并置展出,明晰呈现了这一带出的过程。

卢彦鹏的图片内容大多取自自然山川,取景构图别具匠心,一山一树、一石一水……在银灰色的雾气笼罩下,神秘而悠远,卢彦鹏还通过电脑对图片进行再度处理,赋予图像特别的、朦胧虚幻的意味,贴近中国传统文人所向往的境界,清凉而逍遥。

杜天荣是新中国建国后云南第一代摄影人,在他的镜头下,昆明作为曾经的田园都市散发着别样的诗意与魅力,他拍摄于50年代的翠湖、篆塘、海埂、滇池……在大气氤氲的氛围中,美得令人心醉,恍如梦境。杜天荣一定深谙西方古典绘画的美学精神,他的图片取景构图都非常讲究,近景、中景、远景、光线、透视都如古典绘画的经典构成,而云南高原特有的强烈光线亦在他的镜头下再现,让人不由联想到60、70年代活跃于昆明市区和郊外的“外光画派”。

纪实摄影是照相术出现至今摄影艺术中一个重要的流派,它体现了摄影艺术擅长于记录、记实的重要一面。20世纪70年代后期,美国南加州的一群艺术家发起了新记实摄影运动,影响力波及到后来的许多摄影人,其中最为人知的是当亚历克•苏斯,他于上世纪90年代拍摄的《眠于密西西比河畔》,呈现了密西西比河沿岸普通人的生存境况。与传统的记实摄影不同,新记实摄影更强调拍摄者个人的内心感受,在看似随意、漫不经心的镜头后,蕴藏着创作者个人强烈的理念诉求,以及与被拍摄者的互动与对话,镜头不再是被动地对世界浮光掠影地捕捉与记录,镜头具有了导演和再造的力量,艺术家试图通过这种自由的编排与取舍,深刻揭示出超越图像的自然或社会中那个与创作者心灵对应的存在。

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的一些年轻摄影人开始了新记实摄影的创作。生于70年代的胡群山作为云南的新一代摄影人,她的关注点有别于大多数同龄艺术家,她把镜头对准岔河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村,岔河住于云南会泽县马路乡海拔1800米的半山坡,土质严重的石漠化和常年干旱缺水,村民需经过悬崖峭壁下到2公里以下的牛栏江中取水。2000年以来,胡群山多次深入岔河,每次都与村民吃住在一起数月,她试图通过反复长达数年的拍摄,把个人强烈的关注渗入到村落的深处。在她的镜头下,环境的严酷、生存的困境、生活的无奈与坚持在一幅幅图片中显现,而她则象一个不动声色的记录者,隐匿于图片之后。

摄像技术最早出现于20世纪20年代,1965年激浪派艺术家白南准创作的录像装置则使录像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录像中移动的画面是摄影技术的延伸与升级,早期的摄像主要作为记录功能而存在,而在艺术家手中,则赋予了它叙事和造梦的魔力,艺术家们通过主观化的导演与叙事编排,以移动的画面呈现给观者强烈的观看经验。作为声画合一的、动态的艺术形式,录像艺术具有绘画、图片所不具备的对观众的煽动性和感染力,但同时录像艺术亦时时从绘画和图片中吸取经验,以求使影像画面更具经典性与永恒性。

英国艺术家章水一直进行抽象绘画的实践,而他的影像作品则象是把抽象绘画的过程解密与放大,当那些颜料流淌的过程被强度关照与放大后,产生了奇幻的魅力,缓慢流淌的颜色如同清晨树叶上的露珠,自在、呼吸……一个遗忘的世界被敞开、显现出来。

盛春宇的影像作品《忘川》借鉴了图片的构图原则,安静的画面象一幅幅定格的图像,而这许多幅定格的图像组合成了她作品叙事的基调,在缓慢递进的画面后,人生的美好与残酷、恒定与无常、欢乐与忧伤在宁静的音乐中流淌、弥漫开来。

绘画、图片、影像的出现与递进关系,构成了20世纪以来最为壮观的文化现象,它们作为人类观看与探索世界的记录与存在,见证着人类探索世界永不停歇的脚步,在这一进程中,是否会有一种新的艺术方式诞生呢,我们拭目以待。
 

和丽斌

2011年4月4日于昆明

 

部分展出作品: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