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钱的鸟”- 丽江工作室“新农村实验室之壁画项目”

时间:2010年5月19日-27日
参与艺术家:刘丽芬,Nathalie Bissig (瑞士),Alyshia Boddenberg(澳大利亚)
地点:丽江拉市海吉祥村

5月底,工作室的进驻艺术家们,以及两个艺术院校的学生一起到访云南丽江拉市海吉祥村的“丽江工作室”,参与他们的“新农村实验室之壁画项目”。

白天昆明开往丽江的火车途经每个小站都要停驻,也正好给我足够的时间来感受云南的干涸。时值夏初,沿途本应绿意黯然的山丘一色焦灼,仅只星星点点的绿意在闪烁。暮色时分到达丽江火车站,大朵大朵的流云在青色远山前浮游,似乎伸手可及。

转乘大巴到达吉祥村时已是漆黑一片,隐约的狗吠引导着我们前行。正杰,嘉岷,二哥打着手电筒来接我们,夜宿丽江工作室,打地铺,睡睡袋。几天以来的感冒,咳嗽,加上近12个小时的火车程,我已疲惫不堪,却不愿错失星空下的这份安静。

早晨随嘉岷走访村子里壁画项目前两年实施的结果和了解这次需要参与的民宅情况,嘟嘟和卷毛(丽江工作室的大狗狗)和我们同行,可能占着随行的人多,他们肆意去追咬村子里的狗狗,甚至最后也要惹一惹拉市海边的马儿。拉市海周边农田已挂满了青果的杏树,苹果树让人特别眼馋,幻想着秋末站在树下张口就能咬得果汁满嘴四溢的美事,乐坏了。还有那满田埂绽放的野花儿,我几乎感觉不到干涸在拉市海的痕迹。

拜访了山头雕塑家“老兔子”的“作品”——一块用了十多年时间挖掘出的地下小石林。“老兔子”精通黄历,知晓世间世态,他的预言一一应验,很令人折服。夜晚坐着木强大哥的拖拉机,我们在“拉纳乡村美术馆”里见到了阿木,一个一直以朴素的钢笔和木刻方式描述着他所生活的丽江的艺术家。也是在这里,我和我的壁画项目对接主人木强开始聊天,搜集他们家的信息。

五年的时间,丽江工作室在拉市海的艺术家进驻项目做得特别有意思和有成效,它为来自都市的艺术家们提供了一个正在发展中的乡村艺术试验场。工作室的邻居是二哥家,他家接待了在吉祥村来来往往的艺术家们,现在也成了艺术家和村民沟通的专家。周末从学校回家的大儿子和吉星刚好过15岁生日,嘉岷悄悄的告诉我如果我需要合作伙伴,和吉星会是很棒的搭档。于是我和他约了第二天早上一起去画壁画。

和吉星戴着专业马术师的头盔,骑着披挂了棕色马鞍的心爱马儿,和我一起出发了。马鞍,头盔是正杰从美国寄来的生日礼物,使得他兴奋不已。我也得以分享,高兴死了。

整理了几天以来和木强大哥的对话,开始构思小稿:
木:我们家房子的位置最好,可以看到拉市海。
我:你和老婆是怎么认识的?她做什么呢?
木:遇着就这种认识了,碰出了火花。现在她开大拖(拖拉机),我开小拖,每天赚几百吧。
我:将来有打算吗?
木:现在都在赚钱,变成钱的奴隶了,没有时间休息。你们一天就在闲,是吧?我们就没有这样的时间。老了,带了老婆孩子去旅游。
我:想去哪旅游呢?
木:还没想去哪.
我:你希望你们家新房画些什么呢?
木:有没有找钱的鸟?金丝鸟吧!
我:赚了钱怎么花呢?
木:开车很辛苦,想起钱就不停的苦,但有了钱不知道怎么花。买个十多个轮子的车吧。我们不像你们来这闲,我们基本上去城里闲,喝茶,泡脚,洗澡。
我:呵呵,泡脚,洗澡……那得花很多钱啊。
木:很正常的地方啊。找钱找得多,但花得也多,几千块也赚,但七八个人一下子就用掉了。不心疼,花得开心。我老婆也是这样,(洗脚)是很正规的东西嘛。我老婆有一点男人气质。
我:那你喜欢这种气质吗?
木:说不上非常喜欢,但有一点。每一个男人都是心很花的。
我:那给你家画很多花,好不好?
木:让我掉在花丛中啊!哈哈!

木强大哥希望画的是院子里厨房对面的墙,将来坐在厨房吃饭可以看到远山。于是想把山和拉市海连进壁画里,绘一只“找钱的鸟”和由一辆行驶在拉市海边的很多轮子的大货车带来的一个花园。

第二天,木强用自己的拖拉机搭起了零时架子,我和和吉星开始准备。和吉星的号召力不同凡响,他的出现吸引了村子里的孩子们陆陆续续到来,那花园就容易实现了。简单的从他们喜欢的花儿画起,我在本子上示范,他们在墙上现学现卖。没有准备那么多人用的画笔,于是揪了大把田埂上的艾蒿草,做成简易画笔。大家画得高兴了,越来越随意,越来越快,一会的功夫全都换新玩法去了,只剩和吉星和我。一会又回来涂涂抹抹……

远远的一声吆喝,我还没听明白,孩子们已四散开,躲草堆里的,跳墙的,一眨眼全没了影子。是木强大哥的爹来了!背着手从田埂上走来,“不画了!不画了!画得不好!”
“爷爷别急,只是小孩们玩一玩,一会就重涂了”……
爷爷一走,孩子们又出现了,顽皮死了,我们笑做一团。他们就这样第二天也来和我们画,偷偷和我们调皮。

第三天,下雨了,拖拉机也不见了,没有办法继续。大家猜测真可能木强大哥家不喜欢我们画的,又不好意思说,悄悄撤了架子。傍晚给他电话才知道今天拉货去了,他早上七点去时我们不在,以为我们不画了,七点我们还在梦乡呵。

周末结束了,孩子们得去上学,朋友们都来帮忙接着上色。和吉星画的马儿,帮他上色时后腿没上好,最后完工后木强的爹一眼就看到了,“你们城里的人没见过马,画不好马的。”但他一直笑呵呵的,算验收了。

27号一大早得返回昆明,还有很多细节需要调整,只有留待拉市海果香四溢之时,不生病,不忌口的可以享用嘉岷做的专业咖啡的时候了。

刘丽芬
2010年6月3日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