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 当代艺术展

Poster-海报

策展人:和丽斌
艺术主持:王煜
艺术家:周钲淸 李瑞 常熊 荀贵品 石志民 尹雁华 苏家寿 陈长伟 张华(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开幕酒会:2010年11月12日晚20:00
地点:昆明顺城购物中心k座5楼味彩顺城“框余画廊”(400—887—1911)
展期:2010年11月12日——12月12日

主办:框余画廊
协办:943小组 《向上》

评论:和丽斌

红土高原的云南,一直是产生神话和梦想的地方,一批又一批艺术家从这里出发走向全国、走向国际。借景抒情、以景言志一直是云南几代艺术家延续至今的传统,从上世纪60、70年代的“外光派”、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申社”、80年代中期的“新具象”及“西南艺术研究群体”、2001年以后的“创库艺术主题社区”的艺术家群落、以及现在更为年轻的70、80后艺术家,风景与乡愁是一代代艺术家挥之不去的情结。在年轻一代的艺术实践中,不仅依然延续着云南特有的自然赋予的梦幻、神秘、质朴的气息,也融入了当下流行的卡通、动漫的元素,使他们的作品更加多元和鲜活,表现出迥异于上一代艺术家的生活态度与美学经验。这个展览所呈现的,就是这一潮流中有代表性的艺术家及其作品。

周钲清的绘画融合了表现主义和原始主义的美学风格,狂乱的线条、粗砺的笔触与浓烈对比的色彩下,万物杂乱无序、恣意生长,呈现出他眼中的那个原始、野蛮的自然。李瑞的绘画充满了自由的构成与想象,在一祯桢梦境般如同伊甸园的画面中,独行的小人一如他自身的写照,徜徉于自我编织的梦境与诗意中。常熊的绘画亦有着强烈的梦境的氛围,不同之处是他取材的场景更多介于城市与乡村之间,迷蒙而恍惚,如同现实世界被抽空了存在的实感,只剩下无所栖居的飘荡的灵魂。荀贵品笔下的自然真实而质朴,他用反复堆积、错落的笔触与色块,一次又一次的贴近和触摸自然,讴歌和表现他所热爱和敬畏的世界,造物的奥秘就隐含在一次次细微的触摸与对话中。石志民的绘画融合了个人想象与大理变化万千的自然景致,《冰河》系列描述了他所断想的几百万年前的自然,晶莹剔透,万物尚在混沌的孕育之中,这是一个远离了文明与喧嚣的世界,遥远而清凉。同样来自大理的艺术家尹雁华的作品亦有着诗性的气息,他笔下的拇指人纤小而轻灵,他喜欢把它构想安排在不同的叙事场景中,轻灵的拇指人在不同的时空穿越与漫游,构建起一幅幅当代版本的“逍遥游”图景。同为80年代生艺术家,苏家寿的作品更多的有着今天都市发展所派生出来的“都市诗学”的美学倾向,无尽的疏离与落寞弥漫在他每一阶段的作品中,而近期的影像绘画的叙事风格更强化了上述特征。

云南的雕塑家们亦有着迥异于其它地区的审美趣味与造型追求,陈长伟的雕塑放弃了传统雕塑中对体、块、面的塑造,混沌起伏的弧面无始无终,循环往返,放弃的是形,却捕捉了永恒流变的时间与空间。张华的雕塑也采取了反向于传统雕塑的造型理念。在传统的雕塑造型中,无数艺术家穷尽一生反复实践和琢磨形体外部的构造,而张华则反其道而行之,他进入形体的内部,推想抽空内部之后外部的变化,如果内与外是对应的,外部的存在缘于内部的存在,那么抽空了内部,一切物像都只剩一副躯壳。张华的雕塑正是塑造了这一变化的瞬间。《珠穆朗玛峰》、《花》、《雷锋》……,万物被抽走了灵魂,如同泄气发皱的皮球,这些形象幽默而荒诞,却发人深省。

上述艺术家代表了云南当代艺术中的某种倾向,但并非全部。云南,这个中国地理版图上的“后花园”,在过去与今天一直是艺术家们生活与创造的沃土,满园春色、生机盎然,令我们对未来满怀希望与憧憬。

2010.11.4  昆明

前言:王煜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都习惯于把“浪”和“潮”这两个字联成一个词来说,这样做虽然产生出一种新的含义,但是却限定了这两个字作为单独的汉字本来的意义。现在在这里把这个两个字拆开来重新整合,使它们各自相对独立存在,又有着一定的联系。于是这两个汉字在这就成为了对于事实上总是联系在一起,而法理上又应该互相独立看待的两个个体。应该说这种微妙的变化的产生是很有些趣味的。而这种趣味也恰恰是这次的展览想要表达的东西。

几个年轻的艺术家,作为个体来说,他们都是独立的,可是一旦当这个展览把他们联系到一起的时候,大家从某种程度上就构成了一种松散的结构,并由这个结构派生出一系列的想法。

一如这个展览的名称,“浪”代表一种汹涌起伏的状态,而“潮”则可以理解为新生代发展的某种现象。但是在这里这两个字合起来又远非平日里简单的用“浪潮”这个词可以诠释清楚的。

这种把简单的事物复杂化的做法既是一种想法,更是一种态度。为了追求复杂而去追求复杂,这也可以看作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纯粹吧?至此,此次展览的目的——做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艺术展览,也就自然而然的达到了。

最后,预祝展览圆满成功。

2010年11月4日 昆明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