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后游牧主义:携带旧金山

 


主讲人:Joo Yeon Woo (韩籍美国艺术家,美国博尔德科罗拉多大学助理教授)
主持:和丽斌
翻译:曾婷婷
时间: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下午15:00-17:00
地点:云南艺术学院四号教学楼110室
主办: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 Loft 金鼎1919/ 943工作室
关于   Joo Yeon Woo

和丽斌:今天我们邀请讲座的Joo是一位多媒体实验艺术家,从事图片、影像、装置等艺术实践,她讲座的议题《后游牧主义》是近年来颇有意思的一个话题,在今天文化交流日益全球化的背景下,一些艺术家的创作经验不再是从一个母体文化出发,而是漫游于多种文化中,以获取创作的养分和灵感,像游牧民族一样,不断的迁徙,以保持鲜活的体验,Joo亦是这样一位跨文化的艺术家。

关于我(Joo Yeon Woo)的创作:
在我的作品中我使用过很多不同的材料,我认为材料服务于思维。
从保罗•德拉罗士发表了“从今天起艺术死了”后,艺术家们以摄影的形式做出回应,对绘画的传统定义提出了挑战。通过二十世纪初叶大量涌现出的新的技术与现今的数码技术不仅仅是把绘画从传统意义上的表现手法中解放出来,还大大鼓励了艺术家从单一的画笔与颜料的创作中走出来去试验更多的创新。尽管有保罗德•拉罗士从艺术史的声明,但是我们知道绘画已经通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与梦想活了过来,与此同时它的定义与风格也随之改变了。无论我们怎么享受数码时代的尖端技术,没有人会担心绘画会消失掉。

1,对“数码韩国”议题的介绍——同质社会
在我进行介绍前,我想先展示韩国一个很有趣的研究。我之所以要展示这个研究是因为我的作品都是与影响我身份的文化渊源相关的。韩国人倾向于认为他们是一个相同的民族。在2005年举行的韩国科技节的时候,韩国科学研究所给韩国女性与男性的脸做了一个定义。由电脑断层扫描技术在100具死去的韩国人尸体上将脸部扫描进电脑。这个研究的有趣之处就在于,韩国人们可以了解到自己的脸部特征与标准之间的差距。并且这项研究的结果给相关的产业,例如:医疗器械,外科整形,时尚行业带来了实用性。后来我去到了美国,人们对种族、文化、宗教、语言的差异非常敏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类型的研究只会出现在像韩国这样的同质社会,在像中国或者美国这样对种族、文化、宗教、语言差异包容的国家将难以进行。

2, 通天塔
不知道大家看过《通天塔》这部电影吗?我想你们都了解这个故事,所以我会简短再次描述一下这个故事:很久以前,整个世界上的人都说同一种语言,这些人对建筑技术越来越熟练,于是他们就想建一个能通到天堂的塔。天神因此很愤怒,就让不同地域的人说不同的语言,因为他们不能交流,那就不能沟通完成造塔构想。《通天塔》讲述了人们的交流方式。

3,迭代对应
根据《通天塔》这个故事我和艺术家Michelle Tillander做了个作品:关于文化之间的误读。我们用网络的功能,同时连接十亿人,每73天上传一次数据。实验中设置了五把椅子和五个屏幕。其中4个屏幕里可以看到4个说着不同语言的人。另外一个屏幕与摄像头连接,观众可以通过摄像头在屏幕上看到他们四个人。观众可以参与到这个实验里,但是因为语言的障碍,使得就算是彼此都在周围也不能够交流。

4,文化的移位
我的作品基本上是因为个人经验和韩国与美国的文化交集所带来的心理矛盾而由来。我认为“身份”在时间与空间会受到两种平行文化的巨大影响。同时“身份”也会随着我的感情、文化、教育经历的影响。出于“身份”跟跨文化置换有关的考虑,使我向自己提出疑问,如何能让我更好的了解自己与自己的旅程。
虽然我们一厢情愿的认为我们仍然属于单一的文化,但事实上现今文化的特点已经被打乱了。法国哲学家沃尔夫冈•威尔什曾写过一篇名为“跨文化:现今的文化形式”的议题。他提到了内部分化与复杂的现代文化的结果。(例如:宏观来看,在纽约市的少数民族城镇,或者是美国其他大城市。再或者说美国是有不同种族组成的)。另外,他还强调我们都是文化的混种。(例如:从种族来看,我是一个韩国人,但是同时我也受到美国与日本的文化与教育的巨大影响)

5,《携带旧金山》系列作品
这是我最近基于跨文化的“携带”系列的图片作品。当你想到旧金山时,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图像可能是金门桥。图片上的盒子里是日本建筑图片,你看到时可能觉得我是在日本拍的,但事实上都是在旧金山拍摄的。所以,地域并不是文化的界限,我们可以跨越。

6,游牧主义
就像你们看到的,我的作品来自于我游牧的生活方式。关于游牧主义,是DELEUZE 与GUATTARI提出的。游牧主义就是游牧民族不停的从一个地方般到另一个地方,从不定居的生活方式。很多文化都经历过传统的游牧,在工业发达的国家这种游牧行为渐渐消失了。但是现今很容易就找到后现代游牧生活方式的一些方面。现在的游牧主义并不意味着无限制与没有方向的流浪;相反它是基于我们混杂的文化。DELEUZE说过“游牧不一定是谁的动作。还有很多不用移动的旅游的方法。游牧的人开始游牧一般是为了呆在同一个地方又不想受行为规范的约束才开始游牧的。
下面是两个关于后现代游牧主义的简单例子。首先,如果原始的游牧民族不停的为寻找新草原而流浪,那现代的游牧就是贯穿我们的只能手机在让人晕眩的“楼”林中穿梭。这种生活方式把“家”重新定义为,一个人在精神或心理上只能有一个家。
其次,人们可以随处连接上可用的网络。在这种数码的游牧行为下,我们基本上是属于多文化,不分地域与民族文化的。当我们上网浏览时,我们无止境的通过超链接跨越许多多文化的在线社区,不分地点与时间。

7,数码摄影系列“喝掉你的周围”
“喝掉你的周围”的数码摄影是来自于我游牧生化方式的旅程。这个项目是从2004年开始进行的。在过去的六年中我收集了超过205个杯子,这项作品也就是我旅程的一个艺术记录。我把旅途中记录的一些风景或者是建筑的图片装在杯子里,以一种更视觉和概念的方式消化掉。

8,互动网络动画和“四月日历”
“喝掉你的周围”的数码摄影后我做了一个日历,这个日历展现了我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所以这个“四月日历”是杯子系列的动画版。人们点击每一个日期就可以看到每一个不同的杯子于不同的动画,例如树木生长、气泡突然出现或者是突然出现的满月。

9,韩国的现实生活与虚拟生活
这是我从韩国很著名的网游截取下来的图片。在韩国有很多年轻人和上了年纪的人花很多钱,购买一些虚拟的物品来装饰他们虚拟的小屋。这些东西都是一些不可以触碰的东西,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花钱去购买。很多年前一个有趣的案件在韩国发生了:一个人的虚拟物品被偷了,竟然叫现实中的警察去抓这个虚拟的小偷。我发现很多人把现实与虚拟混在了一起。这样的事情在韩国不断地发生着,致使韩国就此成立了专门的网络犯罪部来处理这类的事情。

据此我用自己的皮肤做了这个实验:皮肤做背景,透明的玻璃制品在前面,你看到罐子里头的东西在动,但是实际上这些东西不会真正进入到罐子里。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