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与漫游-与Giang和Hang访谈

meet-up-at-the-apartment

迁徙与漫游-与越南艺术家Giang和Hang访谈

采访人:和丽斌
被访人:Ly Tran Quynh Giang (越南), Hang Thuy Nguyen (越南)
翻译:刘丽芬
录音整理:沙玉蓉
时间:2010年4月27日晚20:00—22:00
地点:昆明创意英国

1.  Giang (以下简称G) ,Hang(以下简称H),和丽斌(以下简称“和”) 刘丽芬(以下简称“刘”)

和丽斌:你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呢?

Giang:平面艺术。

和:那绘画呢?

G:版画。

和:版画是很多种类的学习,还是只是木刻?

G: 所有的技术都要学。

和:那油画是自学的吗?

G:在河内美术学院一二年级基本上什么都学,都是基础课程。

和:为什么你最后选择用木头作为材料来做作品呢?

G:我所有的技法材料都学过。但是,我很喜欢木头这种天然材料,感觉很舒服。

和:我发现你的作品都是直接展示刻好的木板,你还会用纸印制一些下来吗?

G: 我基本上不喜欢复制和拷贝。在越南大多数艺术家都像你说的这样做,但是我选择直接展示我的作品。而且我选择做木刻的这种木料,在市场上很少见,很特别的。

和:你在木刻创作的时候是先画底色,然后再进行雕刻吗?是否雕刻完成了之后就是成品了呢?

G:恰好相反,我先用铅笔在木板上画出大形,然后用墨汁勾画主要线条,之后雕刻,最后再上黑色。

和:其实我觉得这个已经不是版画了,是介于浮雕和版画之间,利用这种语言方式去展示你要展示的内容。

G:是啊,很对。

和:版画有个很重要的语言就是复制,但是你的没有。像这样的作品,一般的尺寸是多大呢?

G:我喜欢保持树木本来的形状,所以取决于我用的木材的大小。

和:一般需要多少时间来完成一件作品呢?

G:不能确定,大概3到7天,也取决于我的心情。

和:你选什么种类的木头?是很容易雕刻的,还是什么种类的木头你都会尝试?

G:是越南传统的木材,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这种木材的特性就是很软,易于雕刻。

和:你作品里面的人物是你自己吗?

G:不是,是我生活中的陌生人,也不知道是谁,可能看起来比较像我自己吧。

和:你是怎么看她的作品的?丽芬,你是否觉得她作品中的人很孤独,很挣扎。人都被捆绑着,越南很多艺术家都有类似的状态,都很压抑,感觉很束缚?

刘:我也觉得,越南很多当代艺术家的创作都有这样的压抑感,更多的是对政治对社会问题的表达和思考。

和:大多是都有类似捆绑,挣扎的状态,或者局部的身体。你为什么选择这个语言,或者说你如何会这样想的?

H:在越南,我和Giang作为独立艺术家,我们不愿意参与任何团体,也不属于任何组织。像你们知道的Tran Luong、Nhasan Studio等,他们是以一个团体的方式在工作,而我们不是。实际上,如果你对越南社会现状有所了解就会知道,作为独立艺术家在这种社会大环境下,会是在一种束缚,一种压抑的感觉下生存。

和:别人怎么看你的作品?

G:很多人都很喜欢。他们观看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画面呈现的都是悲伤和孤寂感。

H:无论是我的文学还是艺术作品,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理解,都问为什么我会这样做。我们两个人比较相同的就是:我们从不为我们的作品做任何的解释或者阐述,我们认为只需要让观者自己去理解,感受就好。越南很多艺术家都会对自己的作品做一定的阐释,但是我们不会。

和:在越南,普通老百姓是如何看待你们的作品呢?

G:他们都觉得我的脑子有问题,因为我的作品让他们感觉压抑,紧张。

H:Giang在河内人人知晓,哪怕是去菜市场,所有人都认识她。老老少少所有的艺术家都很喜欢她的作品。

和:收藏Giang作品的是些什么人群?

G:世界各地都有,特别是女性收藏家。这些人从我最早期的作品开始收藏,直到现在都在收藏我每个时期的作品。主要是西方的收藏家,越南的很少。

和:你有没有喜欢的越南艺术家?

G:有啊,基本上是喜爱某个艺术家某个时期的作品。比如说Do Hoang Tuong , Dinh Y Nhi。你们所熟悉的那些艺术家我觉得是活动组织型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并不出色。

和:你对于成功怎么看?

G: 我并不成功,哈哈,我不在乎这个。

和:Hang刚才提到了你们不愿意属于任何团体,你和其他艺术家有什么联系吗?

H:没有。

和:你如何评价你们在越南所生活的环境?

G:有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一时半会儿很难说得清楚。政体不开放,有很多不自由、被压抑的东西。

H:这种不开放,不自由,在河内体现的最厉害,但在西贡就完全是两码事。

和:你们没有发言权吗?

H:基本上很多言论在公共场合是不允许的,被发现要被监禁的。有很多网站是被封锁,屏蔽的。每一个展览的开幕式都会有便衣来勘察,这种感觉让人很绝望,很压抑。比如说我们每做一个活动都需要考虑政府会不会批准,我们可不可以办……

和: 谁批准你们呢?

H:  文化部。

和:很小的活动都要吗?

H:是啊,包括音乐会在内的所有活动都要得到政府允许。

和:那你们出国的话,签证申请需要经过多少部门呢?

H:和其他地方一样吧!都是去大使馆申请,去美国的话就更难些。如果你参与的展览是关于政治啊,敏感话题的话,基本上都不会得到签证,而且警察会把你请到警察局,问你为什么要参加,怎么想的……他们也有权利搜查你的房子和检查你的电脑。

和:那艺术评论家呢?

H:没有好的评论家吧,有也不是很多。对于我来说他们都是隐形的,而且处于一个很封闭的状态吧。我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所以不在乎他们有任何的动作,无视他们的存在。

和:那比如说Giang来昆明前刚刚做了个个展,有评论家参与吗?

G: 有人来问过,要给我写评论,我知道(他/她)写的不好,所以拒绝了。我的展览很少有评论,只是会有些很简短的新闻报道。在越南,这些人都很懒,是站在艺术家背后的人。

和:Hang,你写吗?

G:不写,我写的都是文学性的。

和:你怎么看越南和周边国家的关系,包括政治方面?

G:东南亚国家存在一些历史过节,到现在为止这些矛盾依然存在。作为艺术家,我们可以到别的国家做展览,交流,但这些遗留问题对于我们的交流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G:我也想了解一些关于中国艺术家的现状,比如我们在中国做展览,需要取得许可吗?

刘:不需要,实际上我们很容易去实现我们的展览计划。

H:那如果去艺术学院做讲座呢?

刘:可以的。但是学校还是有一些原则要遵循的。比如说,不能有太裸的照片啊,不能做反政府的宣传啊什么的。

和:Hang在美国是学什么的呢?

H:学语言。胡志明美术学院毕业后,大概从2003年到05年间在美国加利福利亚上学。之后回到越南,出版了3本文学方面的书。我觉得无论是文学,还是绘画艺术创作,都是我爱不释手的东西,分不开。我在出书的时候,也会穿插一些作品。在美国的时候,创作材料非常贵,那时大部份时间花在写作方面。

和: 我发现你用的材料都是偏向于自然的,像是木材等?

H:实际上不是木材,是真实的树,还有布和树脂雕塑。那个布其实是葬礼上用的麻布。

和:你的作品看起来都是很大型的,是不是分部分制作,展出的时候再组合在一起?

H:不是,那是完整的一棵树,我从乡下找的。

和:我注意到你会弄些小人和树连接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呢?

H:我没有考虑过,只是想做就做了。但有的人在看的时候就觉得我在试图逃避什么东西。我从小在西贡长大的,那个地方很现代化,只有建筑,没有太多自然景色,所以觉得我的生命里缺少自然的东西。那是自我和自然的结合,或者可以说人和自然。

和:问题是你用葬礼上使用的麻布,观众看到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H: 他们很困惑的,但年轻人很喜欢。

和:这次你在昆明有计划做点什么吗?

H:这次主要是陪Giang来的。我的作品很大型,很花时间,需要助手帮忙实施,完成后不容易移动,所以我在尝试寻找一些容易的方式……

和:那你是靠什么维生的呢?

H:我大多是靠外面的支持,没有固定的生活来源。我不太喜欢卖我的作品,也不想和外界有太多接触,但问题是我要生存,这样其实也很矛盾。我更享受现在的这种自由生活状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