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ews

微信图片_20181006234654

不可化约的剩余物 — 苏亚碧作品展

这不断重复的对日常什物和生活在形象上的位移与流放,成为一种基于景观社会的抵抗,也是一种实践逃离的自由。这是苏亚碧的艺术区别于很多矫揉造作的浪漫的私密日记体艺术的地方,她在那些被流放的日常什物中捕获了一系列针对日常生活的反规训的隐喻。

毕加索的鸽子 Picasso's Pigeon板面油画 Oil on Board 36 x46cm 1995 RMB 4000

时间·影像 1995—2018 | 宋梓萍个展

艺术家 | Artist:宋梓萍 Song Ziping 艺术评论 | Art Critic:王坤红 Wang Kunhong 艺术总监 | Art Director:乔丽丹 Qiao Lidan      开幕|Opening:2018.9.15  周六 15:00 展期|Duration:2018.9.15 – 9.29  (周二-周日 11:00-18:00)   云南昆明金鼎山北路15号,金鼎1919艺术园A区,苔画廊 Tai Project, A Zone, Jinding 1919, Jin Ding Shan BeiLu No.15, Kunming, China Tel:0871 65385159   公众号:taigallery  www.tai-project.cn   时间·影像 王坤红 在我看来,时间与影像是很难达到一致性的——时间瞬息即逝,犹如朝露;影像是最无情的,它混乱、破碎、诡异,难以追逐。宋梓萍这次的展览呈现了这种悲剧性的冲突,从她八十年代的创作到今天,她试图在时间的流逝中找到她个人对应的精神经验,她绘画中出现的马路、花草、乌鸦以及房屋后面的一角天空,如微风搅动的影映,使整个世界变成了鲜活的而摇晃不定的记忆。的确,我们很难清晰地看到她绘画中外部素材的广阔性和完整性,它甚至与当代流行的东西发生抵触,如果纯粹从形式美学的角度来看,她这些年的创作是不讨好的,我几乎看不到多年一拨波流淌的观念、潮流、技巧在她作品中有什么影响,她似乎更热衷于用指尖来触碰易碎的现实,如易于消失的一片花瓣、一张模糊面孔、一片飘走的云……是的,宋梓萍的作品在视觉上找不到企图要征服观众眼睛的力量,我很奇怪,她为什么没有把感知的素材改造成“视觉表现的理想工具”,她的一系列作品仿佛是由偶然零碎的画面组成,但也不全然是自然形态的复制,你 很难说它是抽象的或是超现实的,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她呈现的这些影像,是由分散的现实扩展到预先没有设定好的精神层面里,那些碎成片片的个人体验在碎成片片的现实里进行着她独自的精神活动,她无意去追求有目的整体性,并在内心里删除了现实中多余的了累赘,自由地去处置她看见的“生活”;仿佛在不同时代的夜里凝视着空荡荡的黑夜;在我看来,她精神层面的固执是延续性的、是自由的,也是封闭的,我由此看到了一个女艺术家创作上的偏执以及她独特的 想象动势——        兴许,她的这个展览没有带给我们某种观念上的冲击或去构筑某种形而上式的宏大思考,但她在作品中表现出的瞬间的和用不同材料构成的生活场景,把时间和影像,把生活中的感动和内心的沉淀联系了起来;我很难判断它是过去?是现在?还是未来?事实上,宋梓萍的心路历程也给了我一个启示:人类文明的思想史尽管纷繁庞大,但归根结底都是瞬息万变精神生活的产物。是的,当我 置身于这个展览,我也试着去摒弃一切思维模式的成规俗套,让心灵自由地坠落,去感悟艺术家带给我的水光闪闪,灵火点点的瞬间!我想,这大概就是艺术与生活的本来面目吧。 宋梓萍(宋雁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