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田诚二行为艺术工作坊

poster2

日本行为艺术发展史中的重要人物霜田诚二(Shimoda Seiji) 除了带来以“行为诗歌”为题的艺术家作品分享之外,和他一起合作多年的艺术家/诗人Meba Kurata也将参与在苔画廊创作的现场行为。

霜田诚二(Shimoda Seiji)
58岁,从事行为艺术37年,既从21岁起迷上了做行为。霜田诚二的家乡是日本的长野市。他从19岁走出家乡在大阪4年,22岁到东京生活和上学7年,以后就往返于东京和长野之间。霜田诚二的家庭:夫人一直在家乡的美术馆工作,近年又转到人类学博物馆,有两个孩子,长女和次男。
他从小是个运动员,在本地得过游泳冠军,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长,喜欢写诗,后来发现有时用一个动作更能表现一种状态和感觉,开始对身体感兴趣,21岁就开始尝试做行为艺术了。
60年初直至65年东京的地下艺术很发达,在一般的咖啡店每晚都能看到实验舞,音乐,爵士乐,行为艺术表演,观众付一点点钱,艺术家不用付场地费,收入的一半给艺术家。他在东京之时正是许多地下活动盛行之时。
1990年在东京的一个小画廊里,老板让他在两天中做一个行为,他第一次开始做他的“在桌子下”,他自己带来一个桌子,在上面裸体表演,因为桌子很滑,只有裸体才能贴牢不至于滑下来。他在桌上表演,不知如何结束,他望着桌子下面的空间,想到在那里找到出口,这样他往桌子下面转了一圈又回到桌面,产生了作品“在桌子下”,后来这件作品很出名。
1990年他到国际三个地点做这个行为的表演,先后在Ottawa, Toronto和Vancouver 的艺术空间做表演。旅行中遇到了加拿大的行为艺术节Quebec (Richard Martel),他不请自到地自费去了这个行为艺术节,在那里他认识了德国的Boris和波兰的Jan Swizinsk。
1991年他先后去了几个地方,在纽约认识了Franklin Furnace 和策展人Martha Wilson,在香港认识了Mok,第三站是去了波兰,那里的行为艺术节对他有很多启发。
1993年他开始在日本组办了第一届“NIPAF”行为艺术节,参展有15个国际艺术家,其中3个韩国艺术家,其它的是欧洲人,再加上本国的艺术家,这次日本的风仓匠也在其中。
至今“NIPAF”已19届了,他组织的另一个注重亚洲的行为艺术节“NIPAF ASIA”是从1996年开始的,现在是第17届。还有,他还坚持每三个月举办小型行为活动。每次行为节请大约15个国际艺术家,本国艺术家名额在25-28之间,从日本Art fund 得到支持。每次为行为艺术获得资金相当于13万人民币。NIPAF每次活动地点是在几个城之间走动的,从东京-名古屋-大板-京都-长野(最后回到他的老家长野)。
“行为”以后
在日本“performance”这词开始公式用的是,浜田刚弥的(HAMADA Goji)“Continuous performance” ( 1977年)。浜田刚弥对在美国受欢迎的“performance art”这种概念艺术,打算把它在日本扩展。在这活动这里,聚集的是铃木昭男(SUZUKI Akio),吉村弘(YOSHIMURA Hiroshi)等,当时跨艺术领域的身体表现艺术家们。
进入1980年,在“performance”里找到了新的艺术表现形式的年轻艺术家们,企图个将使让日本所特有的解释。这些热潮,在1984年福岛县桧枝又将开始“桧枝又行为艺术节”。这活动许多国际艺术家参与,变成跨越国境的艺术实践交流的地方。主成员的及川广信(OIKAWA Koshin)并产生了一些行为艺术计划,把行为艺术在日本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80年代末,“performance”变成一种流行语现象。它这词变成在各个领域用于显示一般奇特形式的行动。所以, “行为艺术”这表现方式在艺术领域里似乎还没固定下来,好像开始消失雾散。
但是,自1990年以来,在日本再发生这种行为艺术表现运动。1993年,霜田诚二(SHIMODA Seiji)开始“ NIPAF ”。这种活动看得出来,在未来的艺术活动里的网络的重要性,和在网络里的行为艺术的有效性。因为霜田的很宽泛的网络关系,每次艺术节接待很好的国际行为艺术家。这项活动,同时保持高水平的公共性,每年在继续举行。
高红中心:高松次郎、赤瀬川原平、中西夏之三个人的姓的第一个字取来的团体名。

霜田诚二今年在成都的艺术工作坊:
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296435

之前作品图片

 

昆明工作坊

 

 

, , ,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