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说 行为现场+装置

poster-

策展人:刘丽芬

艺术家:Jedsada Tangtrakulwong(泰国),Nguyen Huy An(越南), Hoang Minh Duc(越南), Vu Duc Toan(越南)

海报设计:石头

展览助理:张雪梅,李健波

开幕酒会:2011年7月2日17:00—21:00
行为时间:2011年7月2日19:30开始
展期:2011年7月2日—9日

地点:昆明市金鼎山北路15号,Loft•金鼎1919,A区,943空间
电话:0871-5385159
www.943studio.cn

赞助组织:943小组,挪威东西画廊,河内Nha San Studio,Loft•金鼎1919

前言:

渣渣说
刘丽芬,石志洁

这是第四次邀请越南艺术家参与我们小组的艺术家驻地项目。对于越南当代艺术,我们“交往”不长,但已经是老友了。2008年我们小组一行第一次到河内做交流时,最早接触的越南当代艺术空间就是“Nha San Studio”。 这个空间是越南最早的当代艺术试验场,艺术家自营空间,由越南当代艺术领军人物陈龙和艺术家/古董修复师Nguyen Manh Duc主持,这为越南当代艺术家们提供了一个稳定持续的当代艺术实践场所。而这个空间其实就是Nguyen Manh Duc的家,他同时也是一位从事越南传统佛像雕刻的艺术家,所以,对于越南当代艺术的探访就是从这个堆满各种佛像金刚的堂屋开始的奇妙旅程。我们小组对于越南当代艺术的观察可以从我和943另一成员:石头的一段对话窥见一斑。

刘:2003年清迈“湄公实验室-东南亚当代艺术合作会议”之后,我一直觉得云南在地域和文化上和东南亚有很多共通之处,所以我想在小组的艺术家驻地项目这一块有持续合作。其中,尤其是越南当代艺术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也许是第一次接触就有些亲近感吧!这个计划从越南开始,以后会有更多的东南亚艺术家会被小组纳入这个项目,今年Jedsada Tangtrakulwong就是第一个受邀的泰国艺术家。

石:我觉得08年“一来二去”这个展览很好,包括后续在越南的交流都很有价值。首先是越南当代女性艺术家群体第一次在中国做展览。越南当代艺术在国际上被关注是90年代初的事情,但事实上,它还是处在边缘状态,女性艺术家群体合作的交流更是有限,从这个意义上讲,“一来二去”打开了一种持续往来的大门。无论对他们“走出来看”,还是我们“走近看”都是很好的契机。

刘:越南当代艺术现象本身其实也是很吸引我的。它有种很“生猛”的特质,因为长时间积压的爆发,让它在尝试和探索上都表现得很真实而强烈。

石:对,这种气质很难得,我很喜欢越南艺术家在创作上的材料语言,因为艺术家在一种比较艰困的现实条件下进行创作,身体或者廉价的,废弃的创作材料恰恰成为他们表达的利器。另外,越南民族性中那种“残酷的诗性”很多时候都能在他们特殊的表达中呈现出来。

刘:这三年来我们接触更多的是从事装置和行为为主要创作方式的艺术家,或者说他们更多地选择这种“廉价”的方式让自己不断地处在创作的探索中。

石:年轻的当代艺术家几乎都在日常从事大量的非架上的创作尝试,这点上表现得非常“勤奋”。我所接触的越南年轻一代艺术家,几乎是无一例外的。

刘:和他们一起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对材料的态度几乎是执拗的,他们常常对收集的细碎材料投以高度的专注。有时候甚至对着些苔藓一类的渣渣反复琢磨和实验。

石:对于创作,他们的材料几乎是任何可以到手的东西,在他们眼里,苔藓也是森林。

刘:灰尘也可以歌唱。

石:如果对于艺术可以投以如此的热情,那么所有“渣渣”都可以“有话可说”,没有“渣渣”是浪费的。
2011年6月28日

 

行为现场和展览现场文献:

Nguyen Huy An(越南), Hoang Minh Duc(越南), Vu Duc Toan(越南)
梦话   Somniloquy
集体行为  Performance Art
概念Concept: 无限-不安全-永恒infinite-unsafe-everlasting
2011年6月15 – 7月1日

 

 

Jedsada Tangtrakulwong(泰国)    成长  47 x 9 x  814cm(整件作品尺寸)47 x 8.6 x 10 cm ( 单件尺寸)
特定场域装置     1mm冷轧薄钢板,油漆   2011年5-6月    

 

, , , , , , , , , , ,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