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抱儿–陆映东个展

poster

娘抱儿 – 陆映东个展

开幕酒会:2014年5月16日(周五),16:00-21:00
策展人:和丽斌
展期:2014年5月16日–6月8日
地址:中国昆明金鼎山北路15号,金鼎1919艺术园,A区,苔画廊

开放时间Open Hours:Mon-Sun 10-22:00
+86 871 65385159
www.tai-project.cn
www.943studio.cn
contemporaryyunnan@gmail.com

娘抱儿
——陆映东个展

2014年5月16日,“娘抱儿——陆映东个展”将在昆明苔画廊举行。“娘抱儿”是陆映东为自己的工作室取的名字,他的工作室位于云南保山怒江边上的一座无名山上。山林中,远看工作室的形状很像一位母亲怀抱着两个孩子,他为自己的工作室取名“娘抱儿”,也是他对自己所选择的生活方式和艺术道路的自我认可吧。“人生本无乡,心安是归程”,回归自然、宁静的生活状态是许多人内心的渴望,可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地舍弃物质世界、舍弃现代文明去隐遁山林呢! 陆映东选择在山林生活,并非如高更一样厌倦了现代文明世界,也不是如陶渊明一样对世外桃花源的向往,他的选择很简单,仅仅只是为了在自然中安静地画画和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画画、种菜,像古代的农民一样过一种简单朴素的生活。也许,他本来就是大山的儿子,今天的选择只不过是回到他原来的地方,而为了这个选择,他也花费了许多年的时间。2011年,陆映东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系二工作室毕业,先是在昆明生活了四个月,而后又和另外三名同学相约在自然中一路行走一路画画,随着路程和时间的漫延,同伴们一个个放弃、离开了,只有他坚持下来,2012年,他以很低的价格租下家乡的一座山,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用最廉价的材料建造工作室,它就是今天的“娘抱儿”。

陆映东的生活选择让我想起美国电影《荒野生存》中的主人公,一样是放弃都市人的群居生活而选择一个人去野外生存,最终被野蛮的大自然所吞噬,陆映东的山林独居生活一样要承受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孤寂和清苦,好在他的父母和女友支持他。而且他还有自己最爱的绘画,能以一个艺术家的心灵与眼睛朝夕与大自然对话,再用画笔记录下不断流淌的思绪,没有什么事儿比这更惬意的了!在他的作品中,没有一丝苦涩和孤单,只有安静、朴素与清新,宁静的画面下,是一颗年轻不羁的心,我们甚至嗅到了山野的气息与清香。

我还没有去过陆映东的工作室,但我的脑海里时常冒出这样的画面:在宁静的森林里,在阳光照耀下的最温暖的地方,一座小木屋和一位画家,像山林的守护者一样永远平静地生活着,就像我在2012年的夏天与瑞典的艺术家朋友们去瑞典的一座小岛上拜访瑞典诗人、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特朗斯特罗姆先生,81岁高龄的他在简朴的森林木屋里生活着,创作出这个世界上最精炼、精确、精妙、精彩的诗句。陆映东选择的道路,能否助他抵达艺术中最优美的国度呢?他还年轻,有理由让我们期待!

和丽斌
2014.5.12

 

排毒

今天为了健康美丽,养颜、排毒是个流行的事情,个中原因无序赘言。生活环境和食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的基因、相貌和性情,今天我们比过去更在意自己的食物和生活环境。如果说艺术家的作品是另外一个自己精神上的再现,那么艺术家的作品背后则存在着一个隐形的构成,即,艺术家在精神上是如何喂养自己,进而又是如何升华这些摄入的养分,使之变成精神上的自己的再现。然而,优良的食物和生存环境未必让受益者变成美轮美奂;更何况是我们现在所遭遇的、显然是戕害人类的环境和食物?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陆映东说,他那八年接受的所谓学院式的美术教育让自己变得实际上不会自由地画画了。这些年自己都是吃了些啥呢?可是毕业以后的环境里,作为一个画家,自己面对的情况其实更糟糕,因为美术世界的实际构成和运转规则是利令智昏的世界,是一个对美好予以屏蔽甚至拒绝的世界。他带着遗憾和困惑回到了故乡,山里至少还有一点大自然的美好。在施甸山中,除了画画,他每天要自己解决生计,要和自然进行最直接的沟通。这里的生活方式可以说是比较原始的,一切都是从无到有,自己动手建设、营造。他的目的就是对那些外部世界的丑恶眼不见为净。自己的心清净了,作品里面就会得到很直观的反映。

他的作品里的自然风光不再是传统的、单向的田园牧歌,而是作为一个看到了外部世界的还乡秀才对故乡赤诚的爱,虽然这份情感里渗透着忧虑,是一种在看到了外部世界被毁灭后的忧虑——包围圈正在迅速地缩小。陆映东的起居空间和画室联在一起,在一个小水库的岸边上,家园由三只狗狗看守。除了山、水、树木、狗狗,自己和偶尔来访的友人都是入画的主题。常言道‘相由心生’,作品是画家的相,自己的心是什么,则变成了个重要的课题。

他的选择是为了排毒,要代谢掉和大家一样已经一起吃进去的毒,还有要面对来自的社会和艺术界的毒,它如空气一般萦绕着我们。对于后者,陆映东或者任何一个人都无力改变,但至少可以远离这个喷射着邪恶火焰的沼气池。一个年轻艺术家靠自己的意志力对生活和自己的艺术做这样的选择是令人尊敬的。

曹维君
2014年5月



		
		

 

“娘抱儿”建设记录,仍在继续中……

 

,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